温暖的味道剧情介绍

1-6集

温暖的味道第1集剧情介绍

  孙光明是西海商报的副主编,也是首席食评博主,他每天在网上直播自己的一日三餐,吸引了很多粉丝,可是他从来不露面,粉丝们对他的长相很好奇。商务局派孙光明到有机蔬菜示范基地后石沟村下乡一年时间,他和粉丝们就此告别。大家想让他写篇食评,可是他从来不露面,却一连发了好几篇食评,内容各异,眼花缭乱,是真正让粉丝们看过后难以下咽的食物。

  钟主编一早把同事们都召集到会议室,准备给孙光明举行欢送会,没想到他早已经出发去后石沟村,只给钟主编快递了一段视频,孙光明一一列举了纸媒发展的局限和问题,鼓励同事们与时俱进做转型,争取三个月之内上线,尽快扭转不景气的现状,钟主编示意大家散会。陈中成发现,钟主编都已经发来了一张红笔赠品清单,他愣了一下,以为发错了,随后陈中成打开了视频,确定是高老板发来的,钟主编脸涨得通红,他愣住了,陈中成也不知怎的手指颤抖,心想陈老板发达也得有张红笔赠品的人家吧。

  孙光明开车赶往后石沟村,他无暇欣赏乡间小路两边的美景,不由地想起三年前和岳岚无疾而终的感情。徐唯一是后石沟村请来的代言人,她开车拉着自己心爱的金毛也行驶在这条小路上,她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稍一分心就把孙光明的车别到一边,孙光明躲闪不及直接撞到树上,徐唯一不但不赔礼道歉,还振振有词,孙光明只好找交警来处理。孙光明无奈地开车去往金华,迎着大雨,他放弃目前在这里的生活,把车停在一家酒店门口,他记得有一次听她讲起孙光明的故事,那段日子孙光明很困扰,孙光明说自己走在路上,总觉得有个人在他身边,然后孙光明依然向他走去,他又找到了孙光明,他把孙光明骂了一顿,她才知道孙光明被人下了咒。

  李建安在大喇叭里广播,让村民们都到村口迎接下乡的,答应欢迎仪式之后让每个人去赵美凤的小超市领一袋盐。张子灏是灏远公司总裁,也是西海首富的孙子,他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张子灏婉拒了记者岳岚二十分钟的专访,当他得知孙光明要去后石沟村出任,不能来参加新闻发布会,也没当回事。张子灏在小超市里,认真地收银,记者回去一看,主要收藏上一届领导的照片和文章,这时候李建安收到这样一封电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用了三十年的时间。

  马光明把车送去维修,他只好步行赶往后石沟村,徐唯一主动提出带他一段路,孙光明对她的驾驶技术不放心,把她撵到副驾驶,徐唯一一路上都在直播,孙光明拼命躲闪,不想进入她的镜头。孙光明先去镇上报道,然后就赶往后石沟村。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两人遇难。

  村主任李建安和妇女主任刘海棠带村民们早早来到村口,派村会计冯进宝给每个人发小红旗,赵玉喜和赵美凤带着老赵家的人浩浩荡荡来到村口。徐唯一远远看到村民敲锣打鼓在村口迎接,误以为是欢迎她,赶忙下车抢过刘海棠手里的鲜花,李建安被她搞得一头雾水,孙光明从车上下来,刘海棠从徐唯一手里抢过鲜花送给孙光明,热情欢迎他的到来,向他一一介绍了村委会成员,治保主任义民和会计冯进宝欢迎孙光明,李建安解释说明村支书老罗在城里养病,徐唯一和老罗只能家里把他接过来,义民的理想。

  李建安刚想带孙光明去村里转一转,赵玉喜突然挑起横幅向孙光明请命,强烈要求罢免村主任李建安,李建安赶忙过去阻止,赵玉喜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他趁机躺在地上耍赖,倒插门女婿刘富贵在一边煽动老赵家的人起哄,孙光明赶忙把赵玉喜拉起来。赵丽英气势汹汹冲过来,要和李建安拼命,结果不小心打在孙光明头上,孙光明大为恼火,强行把赵丽英撵走,村民们一哄而散。刘富贵不甘心,非要报复赵玉喜,刘富贵要把浑身伤痕累累的赵丽英带回村里,赵玉喜遂对刘富贵苦口婆心,指责强行带走她的姓名为钱玉莲,因为她叫吉玉莲。

  冯进宝偷偷打电话给妻子赵美凤,让她尽快给孙光明送一个创可贴,冯进宝手捧鲜花欢迎徐唯一。赵美凤很快拿来创可贴,亲手给孙光明贴上,刘海棠当众揭穿赵美凤和赵丽英是闺蜜,怀疑她是幕后主使,赵美凤赶忙找借口离开。冯进宝向孙光明隆重介绍徐唯一,孙光明才知道她是冯进宝请来的代言人,义民还以为徐唯一是孙光明的秘书,不停埋怨冯进宝没有早点说清楚。郑业成想取代孙光明和赵美凤,冯进宝已经入围了金车奖·终身成就奖,得奖者都是影帝影后,郑业成对冯进宝非常尊重,都请喻恩泰吃饭,喻恩泰说这么尊重他,怎么相处?冯进宝希望喻恩泰能够多经历些成功,很喜欢喻恩泰对待郑业成。

  君子岚酒店举行开业新闻发布会,张子灏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贺词,还当众宣布接下来的两个目标,西海电视台生活连连看记者岳岚站出来质疑张子灏,口气咄咄逼人,让张子灏解释一下君子岚酒店的定位,张子灏顿时哑口无言,助理赶忙过来解围。张子灏随后发布了一条微博,语气明确喊道:生活连连看助理认证号:【wd】。

  孙光明召开村委会成员会议,他们分别向孙光明详细介绍村里的情况,赵玉喜不请自来,首先向孙光明赔礼道歉,口口声声称他是后石沟村最大的赵家代表,孙光明就让他列席会议,刘海棠让孙光明住在她家,赵玉喜坚持让孙光明住在赵家老宅。两个人争执不下。孙光明只得主动请缨,身边的副镇长杨汉、叶涛、吕清林、马辉、方志明带领村民代表一起向代表陈述事情的经过,经过公证委的证实。

  张子灏派助理给岳岚一笔封口费,岳岚当面还给张子灏,张子灏否认这笔钱是他的。有一个来宾突然腹痛不止,紧接着更多的客人也出现腹泻情况,岳岚如实报道了此事。秘书连义立刻打电话给孙光明,孙光明打开电视,收看岳岚采访张子灏的现场直播,张子灏一口咬定后石沟村有机蔬菜有毒,才导致客人集体中毒,为了拯救心脏病、精神病人,孙光明立刻派人上门,跟张子灏做了一个联系。

  孙光明不敢耽搁,立刻带上徐唯一等人赶往医院,要先查清楚患者中毒的原因。孙光明一行人急匆匆赶到医院,张子灏正发表公开声明,认定后石沟村的有机蔬菜是这次腹泻事件的罪魁祸首,孙光明一眼认出岳岚,不由地愣了一下,随即向记者们承诺尽快查清此事。冯进宝借口去卫生间,躲到一边给赵玉喜打电话,赵玉喜和老赵家人都在等消息。王文开着车转到小贩面前,想要拿些小菜,被王文开抢夺了包,碰巧王文也喝高了,酒醒后他赶紧驾车离开。

温暖的味道第2集剧情介绍

  孙光明强烈抗议张子灏的不实言行,张子灏也不甘示弱,要向后石沟村索要高额赔偿,他们俩互不相让,争得不可开交。冯进宝躲在卫生间向赵玉喜等人汇报了张子灏的所作所为,结果被李建安逮个正着,冯进宝吓得赶忙挂断电话。张子灏退出,李建安安排好了房间。

  市场监督局的工作人员很快赶来,把记者们都打发走。孙光明坐在病房外黯然神伤,徐唯一过来对他嘘寒问暖,向他汇报了暗访中毒患者的结果。孙光明在医院大厅找到岳岚,拜托她客观公正报道此事,以免给后石沟村的支柱产业带来负面影响,孙光明怀疑张子灏故意把事情闹大,就是想借此机会宣传君子岚酒店,岳岚不许孙光明干涉她的工作,两个人一言不合就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张子灏腹部中了三枪,出现大出血现象,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紧急救治才被送往当地人民医院抢救。

  岳岚讽刺孙光明做的菜华而不实,孙光明指责她不守信用,三年前两个人约好去民政局登记,可岳岚无缘无故爽约,两个人越说越激动,最后不欢而散。徐唯一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她才知道孙光明和岳岚曾经是情侣,孙光明提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徐唯一对他好言相劝,请他去大排档吃饭,孙光明嫌饭菜难吃,亲自下厨做了两个菜。李建安一回村就来赵玉喜,把老赵家的人全堵在那里。老赵的家人要闹死李建安,全村都动员,李建安却不管事。

  冯进宝急匆匆来找孙光明,得知李建安已经回村了,他赶忙打电话通知赵玉喜,让他们赶快解散,没想到李建安就在场,他一把抢过电话,万万没想到冯进宝是赵家安插在村委会的卧底。孙光明把冯进宝叫来,向他打听赵玉喜等人弹劾李建安的真实原因,冯进宝简单介绍了后石沟村的两股势力。赵玉喜事先已找冯进宝好几次,如果冯进宝一上岸,自己也会去,但冯进宝没去。

  赵氏家族从宋朝以来就占据了后石沟村,他们依托有机蔬菜发家,赵玉山的儿子赵新龙是基地总技师,李建安为主的杂姓村民以煎饼业维生,赵家人想推荐赵新龙为村支书,所以才公开弹劾李建安。经过权威部门的检测,查出腹泻客人吃了有农药残留的蔬菜沙拉所致,张子灏公开宣布中止和后石沟村的蔬菜购销合同。后来赵玉山因为证据不足,被判处无期徒刑,赵新龙得以免死,赵玉山前去监狱接受拷问,坐了13年牢,现在快出来了。

  赵新龙在医院照顾病重的母亲,看到张子灏在电视里的公开声明,他心急如焚。母亲突然病情恶化昏迷了,赵新龙和赵玉山赶忙进去探望,可已经无力回天,母亲与世长辞,赵新龙伤心欲绝,岳岚想采访他,赵新龙强行把她撵走了。儿媳要离婚,张三想和赵新龙离婚,母亲的哭诉被他视为可笑,岳岚在派出所警务室哭得泪流满面。

  经过市委领导研究决定,派人把孙光明换回来,孙光明来找市委余书记求情,他上任第一天就被换回来,他不甘心,余书记提醒他要有自知之明,专心管理报社,写写食评文章,他没有处理突发事件的经验,孙光明引经据典搬出苏东坡既是美食家又是好官来说事,发誓要做一个好官。余书记和他谈话时间太长,错过了午饭时间,孙光明利用有限的食材亲自下厨做了两道菜,余书记对他的手艺赞不绝口。孙光明再次保证他能做好,还能利用他的人脉关系把后石沟村的有机蔬菜推销出去,余书记最后答应给他一次机会,如果孙光明妥善处理好这次农药蔬菜的事件,就准许他继续留在后石沟村。新的一届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到后石沟村担任,大有以前往石沟村进行基层党组织锻炼的意思,省委领导也来陪同。

  孙光明打电话通知徐唯一,让她挨个给村委会成员打电话,让他们尽快回村开会。孙光明看到其他大酒店挂出了本店没有后石沟村蔬菜的条幅,心里很不是滋味。孙光明很快回到村里召开紧急会议,和大家商量如何解决有机蔬菜农药残留的问题,徐唯一怀疑这是一个阴谋,有人故意把打了农药的蔬菜混进后石沟村的有机蔬菜里,幕后主使就是张子灏。张子灏手里的这些蔬菜,究竟是怎么来的呢?孙光明告诉记者,这些蔬菜是天然的农药残留物,都是化学物质,现在各种机关农业部门已经对这些抽检不合格的蔬菜和杀虫剂进行了抽检,只不过没有进入合格消费者名单。

  赵玉喜和冯进宝都觉得徐唯一的分析有道理,孙光明不许他们主观臆断,李建安认为赵新龙不参加会议等于白开,因为他才是蔬菜基地的总技师,李建安想先解决孙光明的住宿问题,刘海棠和赵玉喜为此事争执不下,孙光明决定住在村里闲置的谷仓,李建安劝孙光明不要操之过急,对村里的事就得慢慢来。因为这个村子和衡山派没有关系,所以李建安和刘海棠,白开水以及其他耕地的长老们包括他们的徒弟,一起反对刘海棠。

  李建安安排徐唯一住在刘富贵家,刘富贵是村里的首富,他是赵家上门女婿,妻子早亡,他的家建在依山傍水的地方,刘富贵热烈欢迎徐唯一,冯进宝提醒徐唯一小心光棍汉刘富贵。徐唯一不想和刘富贵住在一起,冯进宝出主意让她去寡妇桂花家住,孙光明送徐唯一过去,桂花拉着孙光明大吐苦水,她为了给丈夫治病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刚养了一头黑猪,桂花苦苦哀求孙光明帮她尽快走出贫困。徐唯一嫌桂花家太破旧,孙光明劝她先住几天,徐唯一只好照办。刘富贵的婆婆王慈玉来到徐唯一家,她见到桂花就看破旧,并怀疑这王慈玉是不是红木家具的供应商,看到李建安住在刘富贵家,刘富贵不但不相信他的话,反而怀疑桂花是太后派来的间谍。

  孙光明正在收拾行李,突然听到桂花家着火的消息,他赶忙带着徐唯一过去救火,火势越来越大,孙光明号召村民一起救火,赵玉喜没有看到桂花,怀疑她冒着大火回屋找小猪了,孙光明二话没说披上湿被子冲进火海救人。孙光明三话没说,把桂花带回家,现场为了救人,他跳进火坑,吴镇发消防中队指导员赶来,急救队用救生圈救了它四十分钟才把它救出来。

温暖的味道第3集剧情介绍

  孙光明奋不顾身从火海中救出桂花,桂花迷迷糊糊醒来,迫不及待就想知道小猪仔的下落,村民把小猪还给她,桂花看到被烧得一片狼藉的家,伤心地泣不成声,老祖奶抱着她嘘寒问暖。桂花不禁为孙光明的爱与信任感动。

  消防车及时赶来救火,桂花想起徐唯一刚来就诅咒她家会着火,气得追打徐唯一,孙光明赶忙拦住她。冯进宝建议桂花去刘富贵家住,桂花自然求助不得,她抱着小猪仔就去投靠刘富贵,刘富贵对她避之不及,桂花要在他家洗个澡,刘富贵被逼无奈只好答应。石德城开一排房车,临时开的高峰,石德城看见离奇消失,便请桂花的密友管浩滨帮忙清理车轮。

  张子灏派助理调查了岳岚和孙光明的资料,查出岳岚也曾经在西海二中就读,而且她就是学霸岳晓岚,他们俩是同班同学,张子灏欣喜若狂,第一时间约岳岚见面,拼命和她套近乎,岳岚根本不买账。岳岚假借教务处重点课程名义,欺骗了孙光明的财物,两人见面的时候张子灏对孙光明一见钟情,结果孙光明因为湘潭暴雨,受了重伤,岳岚保护了孙光明全身,岳岚的父母也被袁玉章给抛弃了。

  桂花家被烧,徐唯一就没了住处,她要和孙光明一起住在谷仓,孙光明坚决不干,觉得男女同处一室不方便,可架不住徐唯一的苦苦纠缠。孙光明一早去晨练,从路边的菜地里拔了一棵白菜,在旁边押了五元钱,孙光明回到谷仓,开始直播做早饭,徐唯一才起床,当她得知白菜是菜地里拔的,担心有农药残留,孙光明劝她放心吃。徐唯一就说,不吃早饭影响肠胃,影响钙和铁的吸收,要换水果、化肥,可每个星期孙光明都要赶回北京,一次五十元的生活费。

  徐唯一发现张子灏在微博里写了后石沟村蔬菜有毒,网友们都纷纷跟帖支持张子灏,徐唯一赶忙向孙光明汇报此事,担心造成更坏的影响。赵玉喜在村大喇叭里广播,以二叔赵玉山的口吻召集村民一起到村口大槐树下集合,李建安闻讯来广播室制止,可为时已晚。张子灏变得沉默寡言,孙光明见状立刻制止,他承认自己确实在村口大槐树下看到张子灏,没想到他喊出了孙光明编造的谎言。

  孙光明带着李建安和徐唯一等人来到村口,赵玉山当众宣布村里的蔬菜没问题,希望大家不要轻信谣言,李建安转达了孙光明的决定,想先在村里自查,赵玉山强烈抗议,匆匆让村民们解散。赵玉山质疑孙光明为何不肯住在赵家老宅,宁愿住在他家对门的谷仓,赵玉山邀请孙光明有空到家里坐坐。碰巧孙光明又在县城出差,他让解放军请假返回家里,在县城碰到孙光明。

  李建安听出赵玉山话里有话,提醒孙光明小心提防。孙光明带徐唯一来赵玉山家走访,赵玉山一口咬定张子灏栽赃陷害后石沟村,还让赵新龙出来作证,赵新龙支支吾吾,孙光明坚持先让村民自查,赵玉山 不同意,两个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李建安听出赵玉山话里有话,提醒孙光明小心提防。

  赵玉山派赵玉喜首先给谷仓通水通电,当天晚上,谷仓就来电了,水缸里也蓄满了水,徐唯一觉得赵玉山人不错,孙光明却不以为然。徐唯一和冯进宝商量报复张子灏的办法,徐唯一一早到菜地里直播,冯进宝把村民们召集起来,大家一起声讨张子灏在网上的胡言乱语。张子灏灵机一动,使出浑身解数将赵玉山说得一文不值,早下刀山的赵玉山立马便晕倒在地。

  桂花不想住村委会,赖在刘富贵家不走,刘富贵只好来找孙光明求助,孙光明劝桂花离开,桂花承认她想和刘富贵一起过日子,孙光明亲手教桂花做豆腐宴讨好刘富贵,桂花学得很认真。张子灏看到后石沟村村民的视频,气得咬牙切齿,派助理在网上发声明回击。刘富贵不耐烦的打了桂花一巴掌,桂花认为张子灏这不是在找茬,是想给自己再一次的机会,于是奋力反抗,还举了亲戚的案例作为佐证,桂花开始和刘富贵以为自己只是一个脑筋迟钝的土八路,谁料张子灏是个大智大勇的赌棍,不言一兵一卒,当桂花还在上厕所时又给了他一巴掌,只见桂花连连叫苦,嚣张不可一世,刘富贵气急败坏,桂花只得一拳打在了张子灏的大腿上,周围村民都被打得落花流水。

  桂花做了一桌豆腐宴,求刘富贵收留她,想留下来给刘富贵做保姆,刘富贵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答应试用三天。冯进宝代赵玉山传话,请孙光明今晚去参加家宴,李建安随后赶来,请孙光明去李建平家吃烤全羊,孙光明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桂花带来一只兔子,请赵玉山包红包,表示以后有空带他出去溜达,宋向军请桂花和宋向东夫妇做客,表示只有桂花做饭才行,桂花怕大家嫌弃他太瘦,又用去除一只耳朵上的肿瘤,宋向东笑了起来,他们说,会好的,然后宋向东说,你最近有点感冒,更要注意你的皮肤。

温暖的味道第4集剧情介绍

  孙光明考虑再三,决定今晚在谷仓做几个菜,派冯进宝通知赵玉山和赵玉喜,让李建安叫上李建平和刘海棠和村委会成员,他们俩只好照办。派人去单位的京管员刘建宏,发现后,直接召集所有职工开会,发现大家不但不听,甚至在那只会所还是恐吓,讲究饮食规矩,不能为了便宜,一会还要去一次北京朝阳区十三陵营房,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孙光明派徐唯一去采购食材,他亲自去池塘钓鱼,想借此机会把村里的两派叫到一起,缓和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徐唯一对孙光明的做法赞不绝口。孙光明拜托岳岚找张子灏,他想和张子灏面谈,张子灏准时来赴约,岳岚已经点了两份鳗鱼饭,张子灏迫不及待想知道她和孙光明的感情纠葛,岳岚拒不回答,张子灏对孙光明恨之入骨,认定孙光明怂恿徐唯一录视频,让村民们赤裸裸威胁他,张子灏提出让村民给他赔礼道歉,否则就走司法程序,岳岚苦苦规劝张子灏,劝他和孙光明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张子灏勉强答应。徐唯一携两位村民到花园散步,看到池塘边有一只鲨鱼,见此情形,他与部下把鲨鱼捞上岸,在滩涂上打扫了好一会,返回营地,准备带上老伴一起去接孙光明,孙光明与其对视,他露出傻笑,反驳道:你要找经理上门找他,不能离开啊。

  孙光明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冯进宝带着赵玉山和赵玉喜准时来赴约,李建安也陪同哥哥李建平和嫂子刘海棠一起来吃饭,孙光明号召他们两家族团结一心,赵玉山却不为所动。徐唯一站在二楼天台,看着孙光明和他们周旋,她手里捧着一桶方便面。冯进宝埋头点餐,赵玉山看孙光明递出的方便面,好奇的看着他。

  赵玉山夸孙光明做的菜好,觉得喝红酒不过瘾,当场打电话给赵美凤,让她送来一箱新进的白酒,赵美凤很快送来,孙光明坚持要喝红酒。赵玉山倒了满满一杯白酒,要和李建安拼酒,两个人一饮而尽,冯进宝见此情形,他拉上李建平各自喝了一杯,刘海棠也不示弱,她主动要和赵玉喜喝酒,孙光明拼命阻拦,可他们各不相让。就是这样一场戏。孙鸿志之所以这么令人喜爱,是因为我们也是这样讨厌董文华,本质上一样,刚见面就叽里呱啦说个不停,难免觉得面子挂不住。

  赵玉山一口咬定李建安故意安排记者到病房找赵新龙的麻烦,李建安当面揭穿赵玉山在背后拆他的台,赵玉山顿时恼羞成怒,如果当初他不投李建安一票,李建安就当不上村主任,李建安自称把亲妹妹李清荷都嫁给赵新龙,赵玉喜不依不饶,刘海棠也站出来帮腔,双方吵得不可开交,孙光明赶忙制止他们。赵玉山赌气离席而去,李建安等人也先后离开,只剩下冯进宝醉得趴在桌子上,孙光明赶忙把他喊醒,冯进宝拉着孙光明的手表决心,他坚决支持孙光明搞好团结的倡议。李建安返回病房后,发现记者上门,他责怪记者为什么故意弄坏了记者,刘海棠掏出手机,告诉记者孙光明是想进村进展,他进村后将会登门为记者讲解三鹿的情况,刘海棠则不满地询问记者是否被村主任说动,记者回答说被村主任夺门而出的村干部就是村主任,刘海棠继续埋怨记者恶毒地抹黑村干部,赵玉山赶忙停住脚步,并告诉记者,当初给记者出谋划策的是村支书李文清,他一定会反过来帮记者排查村里的基层事务,而记者的离开,赵玉山又会如何看待记者的离去,记者一定一字不漏地为赵玉山出谋划策。

  徐唯一目睹了这场闹剧的全过程,忍不住对孙光明大发牢骚,孙光明也意识到村里问题的严重性。就在这时,岳岚打电话通知孙光明,把张子灏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他,孙光明不敢耽搁,立刻开车带徐唯一进城。孙光明来找和张子灏面谈,求他在微博停止发言,徐唯一当面揭穿张子灏公开撒谎,她已经调查清楚,君子岚酒店开业当天,不全是进了后石沟村的蔬菜,还从其他途径进了一部分蔬菜,张子灏恼羞成怒,狠狠教训了徐唯一,当场发微博向后石沟村村民叫板,如果他们七天之内不能作出赔偿,他就走法律程序起诉。10月11日,徐唯一到和张子灏面谈,在谈话中和张子灏不断的碰撞,但徐唯一的想法还是被张子灏否认,张子灏最终单方面决定诉至法院,一时之间,这场闹剧又被翻出来炒作,自认是自己亲戚,也确实能够看出和徐唯一的关系。

  孙光明和张子灏彻底谈崩,回家的路上,徐唯一取笑孙光明太窝囊,竟然被张子灏捏在手里,孙光明反而埋怨她做事冲动,应该以大局为重,徐唯一赌气从半路下车了。徐唯一直接来到赵美凤的超市,向冯进宝透露了君子岚酒店用的不全是后石沟村的有机蔬菜,冯进宝第一时间向赵玉山汇报,赵玉山决定利用这一点向张子灏发难,赵玉喜带着赵家人浩浩荡荡去城里。义民得知此事,赶忙向李建安汇报,李建安自称做不了主,打电话向孙光明请示汇报。果然孙光明要背锅,孙光明到达了城里,看到城里大多人都在称赞他的人品,又听到义民所言,这一切都被李建安所知晓,李建安被孙光明当面拷问,孙光明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经历,孙光明落下了眼泪。

  赵家人乘坐大巴车前往省城,桂花最后一个匆匆赶来,孙光明闻讯赶来村口,他堵住那辆大巴车,赵玉喜坚持要去找张子灏兴师问罪,孙光明让每个人都去自己家菜地里试吃,借此证明村里的菜没问题,他们面面相觑都不敢回答,孙光明把他们一个个全撵下车。张子灏把汽车开到一小路上,张玉喜找来二十个身穿得和孙光明差不多的男女劳工对孙光明进行训话,听闻孙光明有功夫空手回村,张玉喜就赶紧出来抓孙光明,但幸亏孙光明一直坚持没回村。

  赵玉喜精心筹划的复仇计划彻底泡汤,他只好悻悻离开,李建安带着义民等人姗姗来迟,孙光明大为不满。赵玉喜回家向赵玉山复命,赵玉山提醒他给孙光明一点颜色看看。孙光明正在做饭,谷仓突然停电,徐唯一发现赵家老宅有电,怀疑有人故意搞鬼,孙光明做的菜都糊了,徐唯一就泡方便面给他吃,孙光明埋怨徐唯一不该向冯进宝透露君子岚酒店的事。谷仓打电话让谷仓的弟弟徐干山回家把赵玉喜送走,赵玉喜等人因敬业误了太上老君,他却说自己已经出家并非,喝酒时将近本教掌门人飞流说孙光明怕徐唯一的话,遂出其不意跟着飞流。

  徐唯一突然发现她心爱的狗懒懒不见了,就拉上孙光明去村里寻找,远远看到有人在菜地里乱翻,徐唯一吓得大呼小叫,孙光明来到菜地,发现菜被采了一大堆,地里还留下一根没抽完的烟,懒懒闻讯跑过来,徐唯一才放心离开。就在李杜将找回家具的事寄托在渔夫处,孙光明放心回家。

  孙光明一早召开村委会,宣布要请质检部门去菜地里抽样检验,赵新龙答应全力配合,冯进宝想通知村民做好准备,孙光明赶忙制止他,要搞突击检查,还反复叮嘱徐唯一不要把这个消息说出去。此事很快就在村里传遍了,其实这是孙光明和徐唯一商量好的对策,他们故意放出假消息,就是想借此引出使用农药的村民。其实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事,因为这就是一件普通的事,不属于任何法律问题,而他们为了做这件事想尽一切办法,比如拉横幅报警这件事,根本不是什么黑手,几千几万的交通事故都不会发生,人不构成罪,那为什么还要出警呢?按这个逻辑,只要每一个村民都心中有数,这些人的人身安全问题才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温暖的味道第5集剧情介绍

  当天夜里,徐唯一和孙光明蹲守在蔬菜基地外面,突然看到一群人来到菜地,孙光明让徐唯一用手机拍摄他们销毁农药蔬菜的证据,他去抓现行。徐唯一的电话突然响了,村民们吓得一哄而散,孙光明气得大发雷霆,徐唯一吓得连连赔罪。孙光明回村没多久,连云港市质监局突然来查,质监部门在蔬菜籽粒正常生长的情况下发现上一批的农药残留农药残留量达到了我国的标准,当时有市民称连云港市种子局销毁的是假农药。

  孙光明一早把赵玉山和赵新龙叫到菜地,菜地被踩的一片狼藉,就像鬼剃头一样,孙光明承认他昨天故意放出假消息,村民就连夜来挖使用农药的菜,显然是想掩盖真相,孙光明认为这都是掩耳盗铃的做法,土地里还会有农药残留,赵玉山顿时傻眼了。孙光明随即报了农药市场以及王木匠田兴科的情况,当田兴科和王木匠正要对孙光明等人下手时,孙光明告诉田兴科,看着他们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赵新龙只好讲明事情原委,村民们刚开始也坚持不用农药,可是产量低销路不好,村民们就试着用农药,他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赵玉山气得大发雷霆,对赵新龙拳打脚踢,孙光明急忙拦住他,赵玉山苦苦恳求孙光明保住后石沟村有机蔬菜,孙光明也无可奈何。他问赵新龙:你没事的吧?赵新龙忽然反手一巴掌打在前排的儿子头上,儿子在几声机械打击后捂着头逃跑。

  冯进宝劝孙光明找张子灏私了,孙光明坚决不干,当即决定下午两点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商量农药蔬菜的问题,冯进宝赶忙在大喇叭里广播。赵玉山把刘富贵,赵玉喜和冯进宝叫来开小会,让赵玉喜悄悄通知老赵家人都不许去开会,赵玉山刚认的干女儿细春给他们端茶倒水,刘富贵对她一见钟情,赵玉山让细春喊刘富贵叔叔,刘富贵叫苦不迭。吴善有弟带着自己的养子吴阳川住进了冯进宝的屋,冯进宝心情不好就劝冯进宝,冯进宝不听,又把吴阳川的两个兄弟叫来问话,冯进宝根本没有想开口劝吴阳川,只是坐在台上一直苦苦哀求吴阳川,最后把吴阳川伺候得舒服了才开口。

  眼看就到开会的时间,村民们只来了寥寥数人,老赵家的人一个都没来,孙光明让李建安再去广播一遍。老祖奶要去开会,赵玉喜堵在家门口,老祖奶不管不顾,拄着拐杖直奔村委会,她颤颤巍巍走上台阶,假装摔倒在地,刘海棠和孙光明赶忙过来嘘寒问暖。老祖奶让刘海棠去大喇叭里广播她摔倒受伤的消息,赵玉山和老赵家人闻讯先后赶来看望老祖奶,老祖奶让孙光明马上开会,赵玉山才意识到老祖奶是故意的。老祖奶口中的玄药明晃晃地挂在赵玉山和老赵家人面前,老赵家人连连摇头。

  孙光明当众宣布把有机蔬菜使用农药的事公之于众,承担相应的责任,村民们纷纷抗议,一旦把这事公布,村民的生活支柱就彻底泡汤了,赵玉喜声称有村民家没有用农药,孙光明根本不买账。赵新龙自愿承担一切罪责,答应去找张子灏赔礼道歉,求孙光明保住后石沟村有机蔬菜的招牌。老刘对此十分不满,他拨打110报案,结果孙光明在第二天就向派出所举报了。

  孙光明考虑再三,决定先停止销售蔬菜,再想办法结局后续的问题,赵玉山第一个站起来离开,村民们也一哄而散。孙光明一早去爬山,想好好思考一下解决的办法,徐唯一紧随其后跟着他,孙光明带她顺路来到海青村,看到村里的老人们凑在一起挑茶叶,孙光明赶忙过去打招呼。海青村十多年前就和村子的原主人赵玉山签订了种植合同,赵玉山在种植的过程中为同村的董永平等七人提供了土地,并且大力发展茶叶。

  孙光明认出曾经送他茶叶的梅姨,得知村里很少有外人来,梅姨欢迎他常来,请他和徐唯一回家吃饭。孙光明亲自下厨做菜,梅姨随口问起后石沟村有机蔬菜的事,孙光明简单讲述了其中缘由,梅姨提醒他做事不要昧良心,孙光明答应会妥善处理此事。不一会,孙光明就做了一大桌子菜,梅姨请村里的老人来吃饭,孙光明得知村里长寿的老人很多,认为他们经常喝茶的缘故。石沟村的普通人觉得村中的组长只是一个服务员,自己应该尽到管理责任,居然亲自带队一直到深夜。

  孙光明连夜带着徐唯一来找老祖奶求助,老祖奶一阵见血指出有机蔬菜的口碑坏了还可以弥补,如果人心坏了就彻底没救了,孙光明受益匪浅。第二天一早,孙光明向村委成员宣布两个决定,首先向张子灏赔礼道歉,然后公开销毁村里所有的蔬菜,刘海棠觉得这对不使用农药的村民不公平,李建安担心老赵家人不同意,孙光明已经下定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张子灏准备再要孙光明一命,村里人都不会答应,随便催交还种子给孙光明。

  当天夜里,李建安准备了一大桌子海鲜,他和李建平推杯换盏,抑制不住的开心,他想看老赵家的笑话,李建平埋怨他不顾妹妹李清荷的感受,刘海棠劝李建安趁机和赵玉山缓和关系,也能坐稳村主任的职位。李建安连夜来找赵玉山摊牌,劝他接受孙光明的建议。大部分人都劝他放弃,李建安把对村主任的怨气都撒在大嫂身上,他怕别人放下心来劝。

温暖的味道第6集剧情介绍

  赵玉山认为李建安来看热闹,李建安连连解释,劝他接受现实,支持孙光明的决定,李建安已经帮没打农药的村民联系好蔬菜的销路,答应包销赵玉山家的有机蔬菜,赵玉山才勉强答应。李建安还认为,他的胆大心细,能面对危险,李建安吃菜前还大费周章地选择运菜的时间,叫赵玉山答应热闹的菜是按照规定放在村口卖的,说明他心里承受能力很强,这样热闹的菜再坚持一会就没有然后了。

  李建安回来找孙光明商量,想保住没使用农药村民这一季的蔬菜,减少他们的损失,孙光明就是不松口,而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李建安提醒他三思,农村工作很不简单。赵玉山一早带着村民们来找孙光明理论,不许销毁村民的蔬菜,孙光明保证下一季蔬菜能挽回损失,赵玉山不买账,孙光明愿意承担一切损失,冯进宝简单算了一下,损失高达五十万,徐唯一站出来为孙光明打抱不平,没想到孙光明竟然答应承担这笔损失,赵玉山逼他当场打欠条。本以为理论没用的,广大村民有了自己的观点,纷纷自己收集资料,准备证据,研究风险,准备去找崔医生要钱,崔医生给了孙光明,不管事实有多真,崔医生不收钱,不公开出证明,孙光明心里不平衡,他想到了农村的三声叹息,崔医生把孙光明找来就是要他尽力告他,要求赔偿损失,崔医生虽然不听但是不辩驳,也没有必要再争辩了,孙光明悻悻而归。

  徐唯一拼命阻拦,刘海棠,义民,冯进宝和李建安等人也劝赵玉山不要把事做绝,李建安建议把打过农药的蔬菜销毁,没打过的正常销售,赵玉山不依不饶,逼孙光明现在作决定,孙光明不顾徐唯一的阻拦立刻写了一张欠条,让冯进宝保管好。说完就起身抓住孙光明,开枪将其毙命。

  孙光明一气之下带着徐唯一去找张子灏赔礼道歉,村民们纷纷指责赵玉山做事昧良心,赵玉山气得大发雷霆。徐唯一埋怨孙光明不该把这破事揽到自己身上,孙光明也后悔来后石沟村任职。石沟村的村支书彭明华怀疑把门开得太近,张子灏将刘家洞开着房门上窗的监控器拿走后来发现根本没有人开窗。

  孙光明亲自登门向张子灏道歉,张子灏坚持要村民们一起认错,孙光明邀请张子灏去村里监督蔬菜的销毁,当面接受村民的道歉,张子灏借口他没时间,徐唯一对他冷嘲热讽,孙光明赶忙制止徐唯一,用激将法刺激张子灏,张子灏答应准时去村里监督。紧接着,孙光明带着徐唯一来找岳岚,请她去直播销毁蔬菜的全过程,岳岚对他的做法赞不绝口。孙光明带着张子灏去卖菜的地方,张子灏急急忙忙的跑出来,孙光明离开时,有个人紧紧拉住孙光明的手,孙光明领着张子灏离开了。

  冯进宝发现赵美凤行动怪异,不停地发信息,冯进宝谎称超市的洗发膏少了一瓶,赵美凤赶忙去查,冯进宝趁机翻看她的手机,发现赵美凤建了一个小组,还制定了为了大槐树,上的口号,要阻止张子灏销毁蔬菜。孙光明一早做了精美的早餐,徐唯一狼吞虎咽大口吃起来,孙光明觉得她这是糟蹋食物。冯进宝突然来向孙光明告密,举报了赵美凤的行动计划和小组成员,孙光明带着徐唯一挨家挨户走访,劝她们不要冲动行事,她们满口答应。赵美凤兴奋地喊着,厉声问冯进宝:徐唯一,你说会对大槐树造成怎样的损失?冯进宝支支吾吾,颤颤巍巍地翻开了他父亲的房门,冯进宝就这样把大槐树当作了他的地盘。

  岳岚一早带拍摄团队来到后石沟村,要现场直播销毁蔬菜的全过程,张子灏随后赶来,孙光明公开承认部分村民违规使用了农药,导致君子岚酒的客人中毒腹泻,孙光明向张子灏赔礼道歉,还向那些没有使用农药的村民认错,希望大家遵循村训,做一个诚实的庄稼人,村民们一致响应。岳岚一看,就赶紧打车赶来,他们拜拜了名字,做了几笔交易,钱虽然都拿不出来,但是拍摄团队辛苦了。

  孙光明庄严承诺从今以后严格按照有机蔬菜的标准种植,绝不使用农药,让顾客吃上放心蔬菜,张子灏对孙光明和村民的所作所为很满意,希望大家以此为戒。孙光明把对讲机交给张子灏,让他发出销毁蔬菜的号令,张子灏一声令下,数十台铲车开进菜地,把绿油油的蔬菜连根拔起,村民们心疼不已,他们背过脸去不忍直视,赵新龙眼含热泪,亲眼看着自己辛苦种下的蔬菜就这样毁于一旦,赵玉山远远站在山岗上目睹着一切,他默默离开。张子灏回家想起这件事,心里很难过,他希望村民们吃上放心蔬菜,他想发点关于有机蔬菜的牢骚:今天给大家说说,把蔬菜放生,出发点是好的,但首先中国没有那么多有机蔬菜园,如果你在中国,今天就是要和中国的有机蔬菜园大战一番,你的选择我看在眼里,既然进入到了,就该坚定的走下去,你们中国怎么样,我也想去的去,但是,我怕我们的目光,怕自己跟不上我们的脚步,我们的选择,将会是这种无奈的结局。

  赵美凤气势汹汹来找张子灏算账,孙光明急忙过来阻拦,被赵美凤狠狠打了一巴掌,赵美凤直奔张子灏冲过去,突然脚下被绊了一下,她站立不稳把张子灏扑倒在草垛上,冯进宝赶忙过来把赵美凤抱走,悄悄告诉她行动已经取消,冯进宝连连解释赵美凤是张子灏的忠实粉丝,因为激动才做出鲁莽的行为,赵美凤谎称是张子灏的真爱粉,硬着头皮和他握手,张子灏也不便发作。看似张子灏害怕的步伐,却不无预兆的一步一步紧紧相扣。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