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一家人剧情介绍

1-6集

阿坝一家人第1集剧情介绍

  四川省阿坝州,西索藏寨,村民们身穿藏族服饰翩翩起舞迎接清晨。而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杨耀州与女友夏柔小心翼翼地匍匐着,看到了一只野生大熊猫,很快二人被发现了。夏柔解释他们迷路了,走错路才跑到这里来的,杨耀州就是阿坝州本地人,他大哥杨卫州就是局侦查科科长。夏柔一个劲儿让杨耀洲给大哥打个电话说说情,没想到他的大哥杨卫州,就是眼前这位大哥。本是爱情天长地久,为何一番拥抱成了分手的导火线,巧合的是,大熊猫正走在一个叫四川夹金山自然保护区的地方,事发地正好就是被发现的地方。

  今天是杨耀州三姐杨丽州出嫁的日子,李同是她阿爸亲自挑选的女婿,但她显然并不愿意嫁,流着泪说自己不想嫁了。但阿爸不肯让她再过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杨丽州她心爱的人跑去了国外,没有任何音讯。大嫂接到电话说熊猫出事了,让杨耀州带着夏柔回去参加杨丽州的婚礼,体验一下藏式婚礼。新郎新娘都穿着藏式婚服,在大家的簇拥下,杨父把杨丽州的手交给李同,随后上台接受大家的祝福。杨耀州带着夏柔匆忙赶回来,为二人献上了哈达。李同是外来女婿,大学刚毕业便来到了阿坝州,杨父和杨母一直在照顾他,他说会让杨丽州过上好日子。于是这个长相俊俏的外来男人代表与全国各地的有识之士参加了正在阿坝举行的藏式婚礼。

  杨丽州与李同挨着敬酒,杨丽州突然有些不适,独自走开了。杨父和杨母看到杨耀州和夏柔在另一桌吃饭,想去看看,二哥杨建州和卢武娟先一步去见了二人。杨母随后也来了,杨耀州连忙把夏柔介绍给她,杨母十分喜欢,夸她长得好看。舅舅问杨耀州大学毕业后什么时候回来工作,杨耀州说还早着呢,他还要读研究生,然后出国读博士,这件事情杨耀州并没有告诉杨母和杨父。孙乐薇问杨丽州:小李啊,你还没有嫁出去,我问他对夏莉介绍了吗?杨丽州告诉孙乐薇:还没有,问夏莉的英文名是什么?孙乐薇意识到自己说话方式方法不正确,知道自己说话不得体,于是说:夏莉,你可以更正,小李啊,还是去你自己老家吧。

  杨父正和若尔盖的老朋友贡布聊天,舅舅也来了,杨父在若尔盖当书记那几年帮大家做了不少好事,贡布十分感谢他,舅舅笑着说妹夫厉害,等杨耀州读完研究生出了国就更厉害了。杨父听到这些有些诧异,他从没听杨耀州说过。杨父特地去问了杨耀州,杨耀州表示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杨父认为他是阿坝州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家乡还很艰苦很缺人才,杨耀州回来为家乡出力是天经地义的。杨母为夏柔换上了藏服,杨耀州为她解释杨父是汉族,杨母是藏族,这样汉藏家庭很常见。夏美丽向杨父诉说自己的苦难,杨父说你别来了,我有什么罪过你了,还会杀我,正是这样的父母让自己找工作。

  杨耀州带着夏柔去跳舞,不过这里海拔有些高,夏柔有些不适应。夏柔觉得杨父杨母不是很赞成杨耀州读研出国,杨耀州说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必须要读研读博士。而杨父想的是,绝不能让杨耀州得逞。杨父起身带着杨耀州进了屋里,斥责他不懂礼貌今天回来应该第一时间和他们打招呼的。随后杨父发了脾气,杨耀州坦白自己就是要和夏柔一起出国,但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杨父很生气,这是老杨家的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杨耀州最不愿意听这话,他不愿意和哥哥姐姐过一样的人生。杨母见二人吵了起来也很生气,杨父却还是警告杨耀州,绝不允许他打着读书的名义跑到国外去,绝不允许他离开阿坝州一步。在屋里,杨父怎么也走不出去,感觉到了心中的那股气息。

  杨耀州带着夏柔去九寨沟玩,夏柔不断感慨这里太漂亮了。木材经济消失,阿坝州急需找到产业经济新支点,杨父认为阿坝州最宝贵的是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应该把这些景点作为经济支点,但现在的困难是缺少人手。阿坝州待遇不高,缺少人才。杨耀州说读完研究生就和夏柔一起出国,一起环游世界,向她求婚。杨父回家得知杨耀州和夏柔一早就去了九寨沟有些生气,他可是要和杨耀州谈留在阿坝州工作的。夏柔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她妈妈在家晕倒了,她要立刻回南京去。杨耀州决定陪夏柔一起回去,没想到也接到了杨父的消息,命令他立刻回来。送走夏柔后,杨耀州突然接到阿坝州人事局电话,要他来报道,杨耀州一头雾水。听到老妈的电话,杨父赶紧向当地报案,却连立案通知书都没有拿到。

阿坝一家人第2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接到阿坝州人事局电话,让他下周来报道,杨耀州一脸纳闷,连忙给南京大学学生处打了电话,没想到学校已经接到调档通知了。杨耀州顿时明白,这是杨父做的。杨耀州怀着愤怒回到家,杨父的反应让他断定调动档案就是他做的,杨父却告诉他,杨耀州是阿坝州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也能树立一个建设家乡的榜样。杨耀州气得头晕,就算是做榜样也应该是自愿的!回到学校,杨耀州反应更激烈了,他怕上了年纪的同学有心理阴影,担心大学毕业后的生活怎么办?下周一,记者来到杨耀州所在的农业生态学院,杨耀州的身份是教师,上学期间在学校提前结束。

  杨母听到二人争吵连忙出来,杨父说他们全家人都在为阿坝州做贡献,杨耀州却在外面不肯回来,当年阿坝州的藏族同胞救了他的爷爷,所以杨耀州必须回来建设阿坝州,要是把档案调回去他就是违反政策。杨耀州情绪激动不已,杨母连忙把他推进了了房间,她也是同意杨耀州回来工作的,只要他在州里干够两年就可以保留研究生的学习,两年后也可以回去读书。可杨耀州约好和夏柔一起读研究生,他该怎么说啊。杨母苦口婆心,杨耀州答应考虑一下。可杨耀州不为所动,反倒是有理,大家都劝他,他都不听。

  杨耀州半夜给杨卫州打电话求助,杨卫州认为他先回来增加阅历和经验也没什么不好的,杨耀州希望他和杨父好好谈谈,他可以在阿坝州工作两年,但两年后必须回去读研。杨卫州抽空回了趟家,让杨耀州这件事先别和夏柔说,但杨父认为杨耀州应该和夏柔说。杨耀州满腔怨恨,他回来还不够,还要把夏柔逼过来吗?杨父很生气,认为夏柔如果不愿意和杨耀州回来她对他的感情就不是真的,杨耀州一气之下告诉他自己只在阿坝州待两年,结束后就会继续读研究生。杨父气得掀了桌子,怒骂杨耀州良心被狗吃了,杨耀州与他大吵一架离家了。留在川南学校学理论的陈敏说道,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她,但是如果有人读了她的学位,这个学校是会让她很有压力的。

    杨卫州劝杨父不要生气,两年虽短但也比没有强,他们相互不退让地僵持下去没有好处,何况两年变化大着呢,杨父总有办法能让杨耀州留下来的,杨父这才消了气。杨耀州身无分文地在街上转悠,杨卫州请他吃了碗牛肉面,杨耀州大吐苦水,杨卫州说杨父支持他保留两年学籍,杨耀州不肯相信,没想到转头就看到杨母和杨父来了,杨耀州这才放心下来。

  杨耀州回到南京大学调档案,老师很支持他回到阿坝州建设家乡。杨耀州有苦说不出,在同学聚会上说自己只工作两年,两年后就回来和夏柔一起读研,还说阿坝州的美景。同学们不是去上海就是去北京,要不就是读研出国,杨耀州十分难过。杨耀州在学校躺椅上睡了一晚,夏柔急忙叫醒他,拉着他要回家见父母,他们早就做好菜庆祝他们考上研究生了。杨耀州却支支吾吾地告诉夏柔他要去阿坝州工作两年,夏柔十分生气,杨耀州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夏柔读研后要出国,但杨耀州在阿坝州他们怎么谈恋爱,怎么过日子!杨耀州连忙哄夏柔,拿出文件说自己只是工作两年,两年后继续回来读研。夏柔勉强消了气,但是一想到他们两年都见不到面还是很难过。杨耀州的师弟杨旭明没有读研,他不想离开这片荒凉的土地,夏柔的担心实际上是对他的惩罚。

  夏柔带着杨耀州回家见父母,夏父和夏母听说杨耀州申请回阿坝州工作两年晚两年再读研有些担心,毕竟这两年变数太大了,万一发生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啊。夏母希望杨耀州好好和家里商量一下,不要耽误了夏柔,杨耀州表示两年后他一定会回来的,第一时间和夏柔领证,一起读研出国。夏母和夏父都很喜欢杨耀州,至于杨耀州停研两年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权利干预。杨父接到电话说杨耀州的档案回来了顿时放心了,杨建州和小娟希望杨父去打个招呼让杨格上个好的幼儿园,也是为了孩子的前途考虑,但杨父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杨建州平时在家就和三个老姐妹在一起,还有一个妹妹,他每年要求三个哥哥来家里打工,自己也要好好学习,要有收入来源,杨建州还说小娟要送上学,是担心杨很早就把档案打回给别人了,以后她怀孕要补件就有点紧张了。

阿坝一家人第3集剧情介绍

  夏柔来送杨耀州回阿坝州,给他带了叫花鸡路上吃,担心他回去想吃还给了他做法。夏柔还拿出一副江南水乡的十字绣,让他回去绣完剩下的半幅,等全部绣完他就可以回来了。杨耀州依依不舍地和夏柔道了别,二人约好两年之后就回来结婚,夏柔笑着和他道了别,隐藏了心中的不舍,却在飞机起飞后哭得稀里哗啦。因为走得再远杨耀州也没有准时回来送他,杨耀州依依不舍地和他道了别,隐藏了心中的不舍,却在飞机起飞后哭得稀里哗啦。

  杨耀州要去旅游局工作,杨父见他在绣花有些嫌弃,说这份工作不是游山玩水那么简单。杨耀州还没上班,已经被杨父骂了好几通,打电话和夏柔吐槽他们斗气,说他们这是落后的家长作风,二人又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杨耀州正式到旅游局工作了,他想留在局里整理资料,郝局长觉得他去跑跑外勤更合适,杨耀州却坚持自己的想法,郝局长也就答应了。于是,杨耀州开启了上班摸鱼模式。杨父来旅游局开会,说州里确定了一些寨子开发,更好的改善人民的生活,杨父还意有所指地骂杨耀州想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前途,根本没有关心阿坝州的利益,杨耀州不为所动。他一直在潜心钻研,一次在公司做电销,发现一些局里印刷企业不具备电销能力,纷纷找理由要求撤销这个单子,电销员也不自行离开了机器。

  晚上,杨耀州悄悄地回了家,他每天都这么晚回家,毕竟惹不过杨父,总躲得起吧。杨母连忙给杨耀州热了晚饭,杨耀州感叹自己还要这么熬两年,夏柔家人人平等,谁像他们家人人都要看杨父的脸色不敢大喘气儿啊。杨耀州觉得自己应该去申请调研,如果不在马尔康,那他就不用躲杨父了。李同下班回家,给杨丽州买了苹果,杨丽州却提出和他分开睡,他们的生活和作息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结婚后李同完全不着家,每天都在工地加班。杨志才同样开着车走在冬季雪景中,原来他们不是住在马尔康,他们住在双树乡。

  杨耀州再次晚归,没想到杨母睡了,杨父却没有睡,冰箱里也空了。杨父知道杨耀州在躲着他,也绝不允许他在工作上敷衍了事,杨耀州也不敢说什么。阿坝州空有好风景,在开发上跟不上,郝局长说最偏远的木格梁子羌寨还缺少一个名额。这个地方很远,去一次要两个多月才能回来,所以根本没人报名。于是杨耀州主动提出要去羌寨,郝局长说这次需要有经验的老人带队,他一个人挑大梁不合适。杨耀州连忙表示了决心,这是年轻人展示才华的好机会,郝局长便同意了。郝局长告诉杨父,杨耀州主动提出要去木格梁子,杨父明白他是想躲着自己,不过也没有反对。可是郝局长表示了暗示,木格梁子羌寨分数线很高,报了名以后总会会遇到恶劣的环境,现在郝局长同意让杨耀州去。

  杨耀州回到家见杨父还没睡,主动提出要和他聊聊,问他去木格梁子做了什么准备,看了什么书。杨耀州拿出两本经济书,他是学经济学出身的,但杨父认为他拿着西方经济学的书生搬硬套不合适,去了后他就会发现实际情况是不一样的。如果杨耀州是为了躲着自己才去木格梁子的,杨父是不会同意的,他要对那里的老百姓负责人,杨耀州必须要端正心态,不能没几天就哭着闹着要回来,杨耀州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做逃兵。杨父在床前打了几天滚,都死死盯着杨耀州看。

  杨耀州要去木格梁子,杨母很是担心,准备了不少东西,嘱咐他说必须带上。杨父也偷偷给杨耀州的行李里塞了军大衣和笔记本,杨耀州看到后以为是杨母放的,杨母解释这是杨父的。杨耀州拎着好几个箱子离开了家,杨父始终没有出现只是远远地看着他。大巴车上,大家听说杨耀州要去木格梁子搞旅游开发觉得是异想天开,那边过日子都很困难,别说是搞开发了。路段塌房了走不了,杨耀州见路边有小姑娘在卖苹果买了几个,她是从木格梁子来的,只是为了换点钱给妈妈买药,杨耀州便帮小姑娘卖起了苹果。果园里很多人,杨耀州劝他说苹果没开,一个小时两块,他听了很高兴。

阿坝一家人第4集剧情介绍

  路修不好,杨耀州只能抱着行李和电脑跟着依娜从小路去木格梁子,有位大爷送了他们一程。路上遇见了木格梁子村委会主任吴平和副主任瓦拉,他们本来想去接杨耀州的,没想到村里唯一一辆摩托坏在半路了。吴平让瓦拉带着依娜先回去,准备好饭菜等他和杨耀州回去。杨耀州抱着电脑,问吴平依娜怎么不去上学,吴平说她十四岁了,上中学的时候父亲就出了事母亲身体不好家里也没了收入,依娜又要照顾家里又要卖东西,也没时间上学了。寨子停电了,路也不好走,杨耀州差点摔倒。寨子里没有单独的旅馆,杨耀州只能暂时住在老巴叔家。吴平带着他上了楼进了房间,杨耀州打量着这条件艰苦的地方咽了咽口水,夜里听到野猫和耗子的撕咬声,杨耀州吓了一跳。八百里光景我始终感觉杨耀州是一个落魄的农村男人。

  次日一早杨耀州还在睡觉,老巴叔和孙子山宝子来了,他们昨天等了一整天,杨耀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睡了。吴平要开大会介绍杨耀州,召集了整个寨子的人集合。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只有一些老人和妇人、孩子在。吴平向大家介绍了杨耀州,说大家以后能不能过上好日子都指望他了,还请杨耀州上台讲话。杨耀州毫无准备地说了几句,不过大家好像并没有听懂,不是问怎么修楼房就是问上哪儿领钱,还担心人们来玩会把耕地损坏。吴平连忙结束了大会,还在琢磨杨耀州刚才说的话,吴平让老巴叔带着杨耀州到处走走,顺便问问他怎么会愿意来这里,他生怕像以前一样跑了。吴平等着看后面的那位阿昌,电话响的时候自己有一点慌乱,吴平一边问是谁,一边给老巴叔打电话。

  杨母发现杨丽州和李同分房睡很纳闷,说她应该和李同互相体谅增进感情,李同只是嘴笨不会哄人,杨丽州不该这么对他。杨丽州不喜欢男人在外面工作女人在家里操持生活的日子,这样太刻板了。老巴叔带着杨耀州去村子里走了走,村子历史悠久,地形复杂,但也很落后,根本不像是二十一世纪的样子。杨耀州刚打开电脑就停电了,吴平说村子里电路老化,带不了大功率的电脑。杨耀州从马尔康带来的电脑不能用了,吴平知道他一定对村子很失望。杨耀州急着给夏柔打电话,拜托吴平明天帮忙接个电话线,没想到寨子里的电话线还没接过来。寨子里人告诉吴平说,中秋节过了,他会上门接回寨子,看是哪个家的小女孩怀孕了,赶紧把给他打电话的号码告诉夏柔。

  杨耀州躺在床上,想到自己来之前的雄心壮志,有些惆怅。第二天一早杨耀州便带着行李准备跑回去,不过却迷路了。依娜见他一直在绕路便帮他带路,杨耀州说自己要去联系电话线的事情,还让她别告诉大家。依娜想借几本书看,杨耀州拿出一本给了她,还说以后让夏柔给她寄。杨耀州提起行李就跑,依娜希望不管电话线能不能牵过来,他都能早点回来。山道上昏暗的路灯照出杨耀州的背影,依娜穿过昏暗的山道,来到达依娜的下铺,杨耀州就快快的放下书,从床上爬起来,询问依娜在哪儿。

  李同来家里了,他刚从工地回来,杨丽州昨晚加了一晚上班怕把她吵醒,所以李同想在这里睡一晚。杨父问了问李同和杨丽州的感情状况,他们心里都很在乎彼此,但是感情的事情只能慢慢悟。杨耀州回到旅游局说他调研完了,说木格梁子别说开发旅游了,连吃饭都是个问题,根本没必要继续调研。郝局长要他立刻回到羌寨去,但杨耀州抵抗情绪很明显,说要先写一份调研报告请局里决定。李同就算有此念头,一年前他就已经求了郝局长。

  杨耀州跑去杨建州的饭馆吃饭,羌寨穷的连肉都吃不上,杨建州担心杨父发火让他赶紧回去。杨耀州却要在这里住几天,写完调研报告就会被调走了。杨父去了旅游局,问郝局长杨耀州的情况,郝局长说他认为木格梁子没有开发价值,还说想找个经验丰富的人去顶一顶。郝局长以为杨耀州回家了,但杨父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看着郝局长办公桌上的本子,脑袋一热就揣回了武汉城,郝局长很高兴,他抓住机会进一步提出查处。

阿坝一家人第5集剧情介绍

  杨父回到家就开始找杨耀州,发现他不在家后便拉着杨母去了杨建州那里。杨建州给杨耀州搭了一张小床,杨耀州不想告诉父母,要在这儿把报告写完。杨父一进来就拿着扫帚要打人,怒斥他把羌寨害了,杨耀州急得说这和自己没关系,杨耀州说自己的工作只是调研,结果被杨父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杨耀州气得说不要档案了,大不了他从头开始。杨父走后,杨耀州和夏柔打电话说他一定要离开阿坝州,大不了他不读研了,夏柔劝他不要冲动,不能拿前途和杨父斗气。杨父走了之后杨父和杨耀州一起去了金沙江。

  杨父看到杨耀州交上来的报告很生气,也不允许郝局长换人,要逼着杨耀州往下干。杨建州觉得杨耀州不能再在这里了,应该回羌寨去,不能逃避责任。这时,杨父来了,作为副州长他可以不管杨耀州,但作为父亲不能不管。那晚杨父砸坏了不少碗碟,这次是来赔钱的。杨建州这个小饭馆开了很多年了,当年为了让大家致富,杨父兴师动众地带着大家搞经济,虽然大家挣得越来越多环境也越来越差了。后来木材企业关停,杨建州也下岗了,所以杨父觉得旅游能发展经济保证环境,希望旅游能带动阿坝州的经济。杨耀州当初那么信誓旦旦,现在却灰溜溜地跑回来了,杨父觉得他丢人。杨耀州反复强调木格梁子什么都没有没办法开发,但杨父认为就算他要走也应该和大家打个招呼,现在一声不吭地跑了回来,完全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杨耀州咬牙决定继续回去调研,但是木格梁子就算是调研两年,也没办法开发的。回到张海亭的村落之后,张海亭的儿子看到他从早上到晚上吃的菜,还有每天做的饭,彻底的无语了。

  杨耀州拿着行李回到了木格梁子,突然听到依娜哭着说相信杨耀州一定会回来的,吴平和瓦拉等人都很难过,觉得他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杨耀州推开了门,吴平和老巴叔十分高兴,瓦拉也帮他搬行李。老巴叔给杨耀州热了饭菜,吃着羌寨的腊肉,杨耀州感叹太香了。杨耀州问为什么寨子里这么复杂,老巴叔说是怕土匪打进来,寨子里小巷像迷宫,进得来出不去。别看寨子不起眼,却是以前的老人们带着大家建起来的,当初还来过这里呢。杨耀州又问起山宝子的父母,老巴叔说他们在外面打工,过年才会回来,山宝子想妈妈的时候就一个人流眼泪,谁看了都心疼。山宝子眼巴巴地看着杨耀州碗里的腊肉眼馋,老巴叔连忙把他带进厨房骂他不听话。杨耀州很纳闷,山宝子哭着说他都好久没有吃过肉了,那些腊肉都是村子里各家各户送来给杨耀州吃的。杨耀州听完后十分内疚,山宝子还说自己保证过,大家送来的菜只能给杨耀州吃。不过这份上菜顺序总是跟大家一样。

  杨耀州连忙拿了一些钱给老巴叔,拜托他交给村委会。老巴叔问杨耀州一个大学生为什么要跑到这么偏僻的木格梁子来工作,杨耀州说这和他的父亲有关系,听说他父亲是副州长,老巴叔十分激动,连忙抱着山宝子要给恩人磕头,杨耀州一头雾水。原来当年山宝子生产时难产,只能送到医院去,是杨父在附近视察,连夜冒着风险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把山宝子的妈妈送到医院,救了两条命。杨耀州连忙扶起山宝子,说他和杨父不是一个人,受不了这个头。深夜,杨耀州裹着军大衣,翻开了杨父的笔记本。杨父自十九岁起在农村做了一辈子农活,他不懂,哪个农妇不是跟自己站一队的?救杨山宝子,救山宝在哪个地方?若是外人劝他,他必有长篇大论。

  杨丽州下班回家,李同已经做好了饭菜,虽然什么话都不会说,却还是让杨丽州感受到了温暖。杨耀州去看了依娜,她家里的情况很艰苦,每个月只能靠低保度日。吴平叹了口气,羌寨的老百姓苦,所以指望着杨耀州这个有文化的人帮大家搞开发,只要他有办法,大家有的是力气。杨耀州陪山宝子玩望远镜,看到瓦拉骑着摩托车回来,后面还坐着一个人,就是夏柔。杨耀州连忙下去,夏柔灰头土脸地扑进他怀里就哭,她给杨耀州带了叫花鸡,不小心掉到泥里弯腰去捡,然后也一起掉进去了。杨耀州连忙背着夏柔回去,夏柔联系不上他才会跑过来的。虽然夏柔长得不错,但是不喜欢杨耀州的口音,提了一大堆问题,我自己也没想好,从此省略好多字。

  小娟回娘家了,杨父很久没见到杨格了,希望他能来过端午节,杨建州答应常常带着杨格回来。夏柔带了不少零食给山宝子,叫花鸡都闷出味儿来了,杨耀州却觉得一点都没坏吃得津津有味,还给老巴叔和山宝子夹了很多。夏柔看到杨耀州狼吞虎咽的样子心疼他在这里受苦了,劝他和自己回南京,老巴叔很难过,山宝子甚至把零食还给她求她不要让杨耀州走。夏柔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道歉,杨耀州表示从今天起,他一定会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杨母想到杨耀州在木格梁子吃不饱连饭都吃不下去,埋怨杨父把他逼到那里去。老巴叔那时需要去朝阳医院看望夏柔,和杨格常在一起上下班,黄秋霞劝老巴叔送老巴叔回家,老巴叔不同意,老巴叔从小和杨格长大,从小受夏柔宠爱。

阿坝一家人第6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带着夏柔来依娜家里,依娜下意识叫夏柔杨大嫂。夏柔在老巴叔家住不太方便,杨耀州想着在依娜家里借宿几天,依娜很开心,因为床小还要睡到地上去,夏柔当然不同意,拉着依娜上床安慰肯定能睡下她们两个人的,还说依娜以后肯定也能找到优秀的男朋友。但依娜只想多挣点钱,要是能回去上学最好了,因为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夏柔说回去后每个月都给依娜寄书,还送了她一个新的发卡。次日一早,杨耀州带着夏柔参观羌寨,依娜见她还没吃早饭给她拿来了一个煮鸡蛋,夏柔不吃蛋黄下意识地要扔掉,杨耀州连忙抢过来吞下,这个鸡蛋平时她们都舍不得吃的,一两个鸡蛋就是他们一天的开销呢,要是夏柔当着依娜的面把蛋黄扔了她们该多伤心啊。杨耀州手指粗糙,肖春凤下意识地叫肖春玲。

  杨丽州来给李同送饭菜,还有她煲的汤,让他拿到工地上吃,李同很激动,他还没喝过杨丽州煲的汤呢。杨丽州让李同周末去爸妈家吃团圆饭,记得要洗洗澡别邋里邋遢的。木格梁子羌寨别有一番风味,过两年旅游做起了,乡亲们都有了钱,就不至于连鸡蛋都舍不得吃了。但是这边什么都没有,杨耀州对做旅游完全没有信心,他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夏柔听说杨耀州还在和杨父闹别扭,让他好好回去聊聊,杨父随便一个指点都够他用了。杨耀州嗤之以鼻,夏柔的爸爸是旅游经济学的专家,还不如去问他呢。杨耀州打算给羌寨申请一个移动基站,让通讯后来居上。夏柔反应过来,她大老远跑来又不是听他聊工作的!一个家在边防连队,一个家在村里。

  杨父问起杨耀州的状况,郝局长说他进入了工作状态,大家都盼着他能给寨子带来新的东西。杨耀州送夏柔回去,顺便回去找人修路,山宝子以为他不回来了嚎啕大哭,杨耀州连忙保证不到一个星期就回来。林走时,依娜送了夏柔一个自己绣的羌绣小包,夏柔很喜欢。吴平突然追上来,给他们拿了一些羌寨的花椒,说有话要和杨耀州说。吴平问杨耀州这次回去还能不能再回来,之前寨子里也来了两个年轻干部,没几天就走了,大家都很失望难过,吴平也是,所以如果杨耀州真的不来了他们都不怪他,只是希望杨耀州和他说一句,也好和大家解释解释。杨耀州连忙拿出自己的报告,说这次回去是要报给旅游局,批准后就能拿到款项回来修路了,吴平十分激动。有一次突然和大壮撞脸,大壮气得不得了,对大壮说,大帅帮咱寨子修路了,你修不修我们都给你修。

  回到旅游局,杨耀州提交了自己的报告,并在会议上表达了自己的规划,还拜托郝局长帮忙联系一下交通局。然而杨耀州却在王局长那里碰了一鼻子灰,说排队修路的村镇已经排到后年去了,只能跑去找李同吐槽,李同却告诉他王局长说的是实话。杨耀州求李同帮忙想想办法,李同建议他回去发动老百姓主动建一条小路,这样里应外合会大大缩短工期。李同答应杨耀州抽时间去做勘测,但修路不是一件小事,就算是修这么一条路也需要六到八万元,杨耀州完全没放在心上,只要他的方案通过就有钱了。就在这个时候,前方从大柏油路修成隧道后去维修工地的村镇冒出来一人,他声称自己能找到,与村干部商量半天才能给交工,周围的村民纷纷表示不信,村干部拗不过他,这人便借口下楼去开赌局,并威胁说肯定输光是正常,被击碎了赌局之后,这人扔下了电话,一走了之。

  杨耀州很好奇李同作为一个外地人怎么会留在这里的,其实李同来的时候也后悔过想做逃兵,但杨父一直很关心他,而他留在这里也能提现自己的价值,还鼓励杨耀州再过几年一定能看到阿坝州的变化。本来想说要去阿坝的,但是一直没定到机票,今天无意间刷问答社区这个题看到杨耀州想去阿坝,就回答下了。

  有村民家里进了两只大熊猫,杨卫州和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连忙赶到把熊猫带了回去。杨耀州急着要回去修路,没想到郝局长告诉他那个方案没有通过。杨耀州立刻跑去找杨父质问自己的方案为什么被他否掉,认为杨父是在故意针对自己,杨父说他的方案只是纸上谈兵不切实际,阿坝州财政紧缺,需要用钱的地方也不是一两个。杨父指着眼前一堆报告,不是孩子们念不上书就是没有电,没有医生,哪个没有羌寨修路重要。杨耀州一直未说话,他拿来报告给了郝局长看,郝局长说只有村民大会通过方案,否则杨耀州和杨父都没戏。

网络微评